365bet开户官网
  1. 大不同活动
  2. 大不同演讲
  3. 会馆活动
  4. 共创坊

三首绝美竖琴弹唱歌曲(含视频),诉说寂寞且唯一的人生

当我发行第一张EP的时候已经28岁了,很多人觉得这已经太晚了,可是我发现,走过的路绝对不会亏待你,所有学习过、努力过的事情,都会慢慢回来。 ——苏佩卿@大不同 我很喜欢听流行音乐,喜欢把我听到的歌在家里用钢琴弹出来,改变成自己的版本,在那个过程中我得到非常多的乐趣。我知道,原来音乐不光是五线谱写的,我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旋律,用音乐讲那个时候的心情。 ——陈建骐@大不同


5月5日周六,天空飘着蒙蒙细雨,亚洲唯一竖琴创作歌手苏佩卿和台湾流行乐坛金曲制作人陈建骐驾到,让这个本该稍有清冷的周末傍晚显得异常热闹。


一身蓝裙的苏佩卿轻抚那架蓝色的电竖琴,笑着说:“有没有演讲会一开始就教唱的?这就是我们的style哦!”爽朗的笑声,天籁般的嗓音,仿佛神话传说中析出的琴音让现场的气息变得有些奢侈。


听如此独特的音乐人又谈又唱,这样的周末夜晚,请来一打!


话不多说,戳视频,观看佩卿演绎改编版的《橄榄树》,时长05:03



以下文字根据当天活动内容整理。


01

抱着竖琴的时候,觉得这就是我的声音

苏佩卿:我7岁开始学钢琴,11岁学古典长笛,竖琴其实是我到美国念书后学的,也是我学乐器生涯中最后接触的乐器。学了竖琴我立刻就爱上了这个乐器,抱着的感觉就是相见恨晚,觉得这就是我的声音,我就应该要学这个乐器。


我曾在交响乐团担任长笛和竖琴演奏的角色,但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古典音乐里是没办法被抒发的,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或许可以弹我喜欢的曲子,我越来越觉得我需要一个出口。我心情不好或有话想说的时候,我会在琴房里偷偷写一些东西,但是完全不敢让任何人听。学古典音乐就是追求完美,所以我对自己的东西充满批判,没有办法分享给大家。我花了非常长的时间从一个古典音乐演奏家到开始创作,先给身边的人听,慢慢再分享给大家。


当我发行第一张EP的时候我已经28岁了,很多人觉得这已经太晚了,可能20岁左右才有成名的机会。我其实也有那样的拉扯,可是我发现,走过的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所有学习过、努力过的事情,都会慢慢回来


陈建骐:我大概五岁开始学钢琴,因为听到隔壁人家传来钢琴的声音,我觉得这个声音很迷人。


我很喜欢听流行音乐,喜欢把我听到的歌在家里用钢琴弹出来,改变成自己的版本。其实用听到的声音演奏出来是需要想象的,在那个过程中我得到非常多的乐趣,原来音乐不光是五线谱写的,我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旋律,用音乐讲那个时候的心情。


苏佩卿X陈建骐@大不同


02

在为剧场配乐里,我汲取了最多的养分

陈建骐:我的音乐路程走得挺幸运的,第一份工作是去周华建那里,那时候华建很希望有新鲜血液加入他的公司,我就在那样的机遇之下加入。我记得我进去的时候是9月,华建11月要发新专辑,他就把专辑里的一首新歌交给我编曲,他说:我不知道怎么样interview你,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帮我编一首歌看看。


作曲是把旋律记录下来,编曲就是把旋律加上和弦、节奏、乐器,所以同样一个旋律可以有交响乐团的伴奏,也可以是爵士的感觉、摇滚的感觉,这就是编曲要做的事情。


虽然之前我只做过剧场,没有编过曲子,但我绝不可能拒绝一个我可能可以发展的方向,我只能在我有限的能力范围内尽我最大的努力。我非常紧张地用了两个礼拜时间,只编了前奏就拿给华建听。华建可能听到了曲子里有他想要的特质,对我说来帮我编曲吧。从那个时候我就就进入他的摆渡人工作室帮他编曲和弹键盘。


在音乐创作的道路上,我接触非常多的不同的类型,从剧场到流行音乐到广告到电影,在每一个类型里都可以汲取到不同的养分。其实最大的养分是在剧场,为剧场配乐其实是在为故事写另外一个文本。


苏佩卿X陈建骐@大不同


03

欢迎来到“七拍俱乐部

苏佩卿:很多人是因为《格格不入》认识我的,这是一首很奇特的七拍的歌曲,可能是华语乐坛唯一的七拍歌曲。


我非常爱南印度音乐,他们节奏的概念都是用数学运算的,对我冲击很大。我曾修过一堂印度节奏课程,整整一个学期我没有听懂老师在讲什么,但是这堂课给我最大的礼物,是对于节奏的感受是完全被颠覆了


写《格格不入》的时候恰好是我从印度“修行”了半年后回来,整个人还在印度音乐的状态里。很多人都会觉得这首歌特别怪异,但是我完全不觉得。


我的歌里有许多奇特的拍子。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在原始的状态下,心跳声、鸟叫声都不是这么正的四拍。当我们被这个世界系统化了以后,可能我们遗忘了我们原始的节奏感。其实听习惯了之后,7 is the new 4!所以欢迎加入“七拍俱乐部”,我是“七拍俱乐部”的会长。


陈建骐:有一次我跟苏佩卿一起参加颁奖典礼,作为一个表演团体一起弹奏这首《格格不入》,她用竖琴,我用钢琴。我真的恨死这首歌了!虽然我是一个专业音乐人,但是表演里我一直不知道第一拍怎么下,但他们好像呼吸一样自然,我在那里就显得超级格格不入。


但是弹完后我觉得这首歌实在太特别了,这么特别的音乐无论是在台湾还是华语圈都应该被听见。而佩卿最打动我的地方就是,她即使知道自己的音乐之路不是平坦的路,但还是愿意一直往前。我常鼓励年轻人要冲去尝试新的东西,但是我也会建议他们给自己两三年的时间,时间过了如果生活家庭经济有压力的时候,你应该要想想是否还有其他的路径。


苏佩卿演绎另一首拍数奇特的歌曲《跨越藩篱》,时长04:09


04

音乐不能只是取悦大众

苏佩卿:我收到《中国好歌曲》邀约的时候觉得特别神奇,我无法想象《格格不入》那么奇特的歌曲放到央视那么大的平台,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当时最大的意图就是想让更多的人听到,我已经知道音乐人的想法了,我想听听一般大众的反馈。


其实那时候我的孩子才八个月大,我的内心是有点挣扎的,但最终还是决定试试看。经过海选、初选,最终到刘欢老师推下杆子,椅子转过来的时候,我觉得非常讶异!我原先觉得我的音乐能够被更多人听到,我就很开心了,没想到竟然进入了他的组里面。到半决赛的时候,编曲的时候给了《格格不入》一个完整编制的管弦乐团,这对任何的音乐人而言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太荣幸了!


我记得评选的时候刘欢老师说的一段话深深感动了我,甚至影响我到现在。他说:其实音乐不能只有取悦大众,不能只依主流的观点来做音乐。音乐必须有新的意识形态进来,必须给与不同的想象和可能性。


苏佩卿X陈建骐@大不同


05

我们可以不用羡慕别人,

我们身上有别人不可能拿走的东西

苏佩卿:这次的专辑《我们都是寂寞的》,我非常喜欢主打歌《我们都是寂寞的》,我觉得是一首非常有正能量的歌曲。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是非常独特的个体,没有人跟我一样,就凭这点我们就应该充满自信生命中我们或许有憧憬和羡慕的对象,但其实那个羡慕的理想对象也有自己的挣扎,我们每个人都有厉害的地方,每一个过程都是礼物,所以这首歌我唱得很坦然。


15岁的时候,我妈妈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这对青春期的我冲击非常大,从那时候我开始,我就觉得我和别人不一样。我开始没有办法参与同侪的话题,因为我一直在想生命是什么。


后来我在歌里非常喜欢探讨生命。我的歌非常小众,我也一直在想要被接纳和想要做自己之间拉扯,在这个过程中慢慢体悟到,我可以不用羡慕别人,我的生命中有别人不可能拿走的东西。


陈建骐:这张专辑里还有一首《宁静海》,是佩卿十几年前写给男友(现在是老公)的情歌,找苏打绿的青峰填了中文词。在制作过程中我又想到,既然讲两个人的情感的歌曲,是否可以找另外一个人来合唱,就找到了光良。


佩卿的声音是有偏低带磁性的,而光良是高亮的,非常搭配。在邀请光良的时候会有一个顾虑,不知道主流歌手是否愿意来给小众歌曲陪唱,往往会自己给自己设限,而不敢去问。但有时候一旦问了,发现这些主流歌手非常喜欢,光良就是非常愿意来配唱的。和声高低交织,带来海的感觉。

新专辑封面《我们都是寂寞的》

苏佩卿演绎写给儿子的歌曲《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时长05:48






苏佩卿X陈建骐@大不同


特别感谢

● 场地提供:黄浦区文化馆

● 摄像、摄影及后期:小扣

● 视频剪辑:小扣

● 文字整理:包子








<